Catherine

有个漫迷老师第二弹,好吧乐高迷

数学老师绝对自己人,但是槽点太多。

【超蝙超】浮尘(二战背景)

charpter 4

天还蒙蒙亮,clark和bruce就走过夹道的煤堆来到了他们熟悉的那个山丘上。清晨的风,非常和缓,却带来了硫磺和垃圾焚烧的味道。虽然只过了一年的时间,但是如今在这个小山丘上看到的已经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新的矿井开发了以后,山丘附近大片的草坪覆盖上了闪亮的黑色煤堆,新春的绿草在煤堆的缝隙中艰难的生长。牧人也不会把羊群赶来吃草了。以前可以在这个山丘上看到的小镇的各色的屋顶,如今染上了一层灰色。几个衣衫破旧,灰头土脸的工人站在煤堆上,似乎在谈论着什么。

“你已经决定要回柏林了吗?”clark看着远处的煤堆,其实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太了解bruce,他在几个月前,在遇见tony的那一天,他就已经知道他留不住bruce了。

“是的,我想或许离开这里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你跟我们一起生活快乐吗?”clark转过身看着bruce的侧脸,而bruce则静静的看着山丘下大片的煤堆。

“这不是我的生活,clark。”bruce有些残忍的说。

“你在这里有什么留恋的吗?”clark有些悲伤的问。

但是bruce没有回答。

过了许久bruce才自顾自的说“我想要做什么?我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最近一直在问自己这两个问题。我认为我的答案不在这里。”

“我想要力量clark,就是因为我没有力量,我的父母被枪击的时候我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叔叔把我送进孤儿院的时候我也只能忍气吞声。我做不到clark,我做不到在经历了这些东西以后还能待在这里过着这些平静的可怕的生活。”bruce转过头看着clark,他的声音依旧平静而隐忍。但是他的眼睛却犀利了起来。

clark永远都不会忘记bruce当时的眼神,那是一个充满着愤怒,屈辱还带着些许狂热的眼神。clark看着bruce的眼睛,他在那一刻才意识到这么多年来bruce其实从来都没有忘记他的仇恨。他一直坚持锻炼,努力的学习也许就是为了某一天能够走出这里,去控诉那些带给他痛苦的人们。

clark有种预感,或许bruce离开这里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他看着bruce勉强牵动着自己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哀伤的微笑。bruce也对着他笑了,但是同样看上去疲惫不堪。

看着bruce站在风中对着自己微笑的样子,clark突然很想拥抱他。他知道这或许是最后一次拥抱他了。他没有犹豫,果断的把bruce搂在了怀里。

bruce对clark的举动有些吃惊,但是他还是回抱住了clark,然后用右手抚摸着clark的背。

“你怎么了clark?”bruce轻声的问,他对clark的状态有些担忧。

“我会很想你的,bruce。”

“我会很想你的,bruce。”

“我会很想你的...”clark紧紧的抱着bruce,在他的耳边不知疲倦的重复着这一句话。对于他来说,bruce是他儿时的玩伴,是他的家人,是他的兄弟,是kent家、是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昨夜,他在bruce的房门外想了一个晚上。他想了无数种说辞来劝说bruce继续留在他的身边。但是他还是没有自私的敲开bruce的房门,而是坐在bruce的房门外说服了自己。

“谢谢你,clark。”bruce在clark的耳边轻声的说着。

谁也没有想到bruce会选择在第二天离去。玛莎正准备做早餐的时候,却发现bruce已经准备好行李站正坐着门口穿鞋。

玛莎没有阻拦他,她很了解自己的孩子。bruce决定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她让bruce站在门口等一会。然后上楼唤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乔纳森和clark。她说,她从来就不会阻止bruce做他想做的事情。bruce要走她也不会阻拦,但是至少要好好道别。

但是clark和乔纳森下楼以后,一声再见却始终无法说出口。他就像当年偷吃了小甜饼被阿尔弗雷德发现后一样。低着头沉默的站在门口。

乔纳森看着bruce的行李非常的气愤“九月份才考试你六月份就急着走吗?”

而clark只是无言的穿上鞋子。然后用纸包好了几块面包。



【超蝙超】浮尘(二战背景)

chapter 3

第二天一早托尼就要求bruce把自己送回他居住的酒店。看起来他并不习惯kent家的客房。看着bruce在门口穿外套准备出门的样子,clark竟突然有些恐慌。他害怕bruce会就这么离开小镇,离开他们的家。

当然bruce并没有这么做。

让clark感到侥幸的是,实际上bruce对托尼说的那一番话有些不以为然。上大学从来就不会那么简单,更何况是军校,bruce这么说。托尼对bruce的这种说法不敢苟同。他后来又到kent农场找了bruce几次,但是几乎每一次他们都不欢而散了。

“事情永远都不会想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托尼。我可不会因为你这个根本没有保障的建议而离开这里。”

“好吧那我就一定要证明我是对的!我就不相信没有我办不到的事情!”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也绝对不会有你想的那么难!bruce时代已经变了!”

托尼只在小镇待了一个星期,他离开小镇的时候clark和bruce一起去了小镇的汽车站送他,在车站门口bruce和托尼拥抱了很久,最后托尼拍了拍bruce的肩,转身离去。clark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托尼走了以后他们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bruce看上去还是和往常一样,规律的生活,专注的学习,定时的去小镇上的小咖啡厅演奏。一切如常。

然而让bruce没预料到的事竟然真的发生了,这个春天都快结束了的时候,小镇上唯一的信差瘸脚的老约翰就兴冲冲的送来了大光野中央军官学院寄来的信。

bruce一脸不屑的拆开信才发现这不是录取通知,而是一个参加入学考试的许可。这反而让bruce对这封信改变了态度。

“真是不敢相信,你的朋友居然真的帮你申请到了,我真的很为你高兴bruce。”玛莎一遍准备着早餐一边高兴的和bruce说道。

“其实只是一个考试的机会,玛莎我不一定真的可以去。”bruce显然很高兴但是又有一些不知所措。

“但是我觉得你一定可以,bruce你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玛莎看上去很高兴但随即又有些怅然若失。“这是一趟远门bruce,我得给你准备很多东西。”

“我还没有确定要不要真的去试一试呢,我对那个测试一点底都没有。”bruce拿起了一片面包然后仔细的往面包上抹上一层黄油,“就算我通过了考试,我也不确定要不要去参军。这是所军校,玛莎。”

“你应该试一试的bruce,军人是一个光荣的职业。而且这所学校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乔纳森很严肃的和bruce说。

bruce放下了他手上的面包,久久的看着乔纳森。“我得好好的想一下。”

“相信我bruce这值得一试。”

早餐后,bruce一个人离开了家。他一个人走过了田垄,走过了田间的小路,走过了他上学时必须得经过的交叉路口,走过了那个破败的便利店,最好他站在了汽车站前。

这是小镇唯一的汽车站,普通的居民一定得通过这个车站才可以进出小镇。当年bruce就是通过这个车站来到这里的。这里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如果一定说有,那一定是更加破旧了。他在车站门口的长椅上坐下,看着他走来时的路。他突然发现他曾经觉得很长的路,如今是那么的短。

还记得他第一天他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缩在车站前的长椅上迟迟不愿意踏上小镇略显泥泞的道路。最后乔纳森没有办法只好找了一辆三轮车载着bruce回他的新家。当时看着无垠的麦田,bruce认为去kent农场的路真的很长,很长。长到足以困住他,让他再也不能回柏林。

他在车站门口的长椅上坐了许久,看着一群又一群鸟掠过他的头顶。看着一波又一波人挤出汽车站略小的门,直到教堂的钟声响了三下他才起身踏上回家的路。

也许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bruce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clark一个人静静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看上去在等他。但是clark见到他却一句话也没有说,甚至也没有问一声好,只是默默的和他并肩走进房门,然后熟练的帮他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衣架上。

clark在上楼前看着bruce踯躅了一会,但是最后他只是向bruce道了声晚安。

bruce知道那天晚上clark曾经久久的站在他的房门外,他可以透过门缝看见clark的影子。他无数次的想打开门让clark进来,和他好好聊聊。但是他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他知道clark会挽留他,他知道如果clark挽留他,他也许就会放弃回柏林。

然而他不想放弃。

“咝…咝…”他听到门外有些细微的声响,是clark终于打算进来了吗?bruce紧张的看着门缝中的影子。而那个影子只是慢慢的变矮,变矮。clark没有进来,但是也没有离开,看上去clark在他的门外坐下了。bruce克制着自己把clark叫进来的冲动,只是轻轻的坐了起来,盯着门外的影子等到天空由深黑变成淡蓝。

在闹钟响了3下以后bruce就迫不及待的从床上爬起来。一夜没有睡让他有一些头晕,但是他还是注意到,门外的影子就像昨天缓缓变矮一样,有缓缓变高了。然后慢慢的远离了bruce的视线。

bruce毫不费劲的从衣柜的最里层找到了去年圣诞节clark送给他的那一件白色衬衫,又穿上了自己最好的一条西装裤。在离开房门前他甚至还打上了一点香水。在深吸了一口气以后,他敲开了clark的房门。


---------------------------------------------
注:

纳粹上台以后,为了应对德国国内的经济危机,希特勒主持了新的经济政策。他的经济政策其实和罗斯福的新政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1.全国范围内大力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公路,铁路以及其他基础设施。(这也推进了钢铁,建材行业的发展)
2.推行企业国有化(大部分的企业在那个时候都实现了国有化)
3.货币新改革,废除黄金与股票交换。

以上并不全面和专业,只是因为和本文有关所以注明。

文笔渣,亲喷。

【超蝙超无差】浮沉(二战背景)

charpter 2

新任的元首上台不久就带领德国创下了经济奇迹,三个月内德国的物价迅速下降,黄油和肉类又重新回到了德国人的餐桌。鲁尔区的工业也恢复了生产,重工业工厂也以一种从未有过的速度遍地开花。

小镇也有了不少新变化,小镇引入了新的产业,一家来自柏林的大公司买下了小镇将近一半的土地,并在这里着手修建新的工厂和矿井。工地的扬尘遮盖了小镇原本湛蓝的天空,机器的轰鸣声掩盖住了和谐的自然之声,山丘附近的草坪也堆起了闪亮的黑煤堆,

当然了对于clark来说最直接的变化就是家里又恢复了供暖,他们不用再烧壁炉了,购物日的时候他和bruce不用再担上一大担钞票出门了,餐桌上的肉食丰富了起来,Martha涂在面包上的黄油也好像厚了一层。

小镇上的年轻人或是进入工厂,或是加入了政府组织的修路队,长期失业的人们也纷纷找到了工作。大部分clark儿时的玩伴都成为了工人,开始了规律的生产生活。在小镇上和clark同龄却还没有加入工厂的也只有bruce和clark两个人了。

星期二是kent家的购物日,clark在酒吧接了结束工作的bruce以后,和bruce一起来到了小镇唯一的一家便利店。冬天刚刚过去,但是气温却还没有转暖的意思。天空中甚至还飘着雪花。

气温很低,bruce把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clark则习惯性的为他拉开了便利店的门,刚打开门他们就听到了一个略尖的男声。

“不会吧,老兄你这里居然连雪茄都没有。”一个穿着修身西装的中等身材的年轻男人正在表情夸张的和店老板打着交道。

“真的没有了,斯塔克先生。你知道现在进货特别难,沿路上都在....”

“修路,我知道。”那个男人大声的打断了店老板,但是有马上换了个语气说到“难道你就没有库存了吗?先生?”

“没有了,真的很抱歉斯塔克先生。你知道镇上有好多老烟枪。烟可是高消耗品。”店主无奈的摊开了双手。

bruce盯着那个男人看了许久,最后他还是叫住了那个男人 “托尼,如果要烟的话,我这里有。”随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朝着那个男人丢了过去。不过很不巧正好砸在了斯托克的头上。

托尼先是愣了一会,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马上弯腰把烟捡了起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他快速踱到了bruce的身边,顺势搂上了bruce的脖子。“bruce宝贝,怎么每一次见面你都要袭击我一次?暴力狂,要是你不小心把我的脑子砸坏了怎么办?”

“一包烟可不会把人类的脑子砸坏,托尼。但是我假设你的脑子更加脆弱一些。”bruce向托尼挑了挑眉,毫不犹豫的讽刺了过去。

“天才的头脑能思考就行,何必要经打啊!我还没有考虑要开发抗打功能。随便说,好久不见bruce.”

“是啊,好久不见了。我想想,可能上一次见到你还是八年前了。没有想到还可以在这里看到你。”bruce扳开了托尼还搭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借力给了托尼一个拥抱。“这么多年没有见,你个头没有长,反倒是厚实了不少!”

“谁说我没有长高了!你认识我的时候我才六岁,我那个时候的身高应该只有现在的一半。”托尼笑着回抱了bruce,但是马上他又开始试图把bruce推开“没想到你还记得我,好了bruce你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托尼用他的眼睛示意bruce注意一下不远处的clark。

bruce恶意的又搂了一把托尼才松开,然后挥手示意clark靠得近一些。“托尼,这是clark kent。”bruce介绍到“clark这是托尼.斯塔克,我儿时的玩伴。”

“很高兴认识你,斯塔克先生。”clark听见bruce正在向这个陌生人介绍自己,马上靠近了他们一些并友好的向托尼伸出了手。

“叫我托尼就可以了,clark。我们都是bruce的朋友,现在你也是我的朋友了。”托尼握上了clark的手,然后礼节性的晃动了几下。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托尼?”

“哈哈,一言难尽。”

在便利店买好了所需要的东西以后clark邀请了托尼去kent农场一起吃晚餐。尽管bruce当着托尼的面就指出了这样做的不必要性。但是托尼还是兴冲冲的和他们一起踏上了去kent农场的路。

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托尼迫不及待的冲进了房门,然后坐在门口的地毯上不断的搓着自己的耳朵。

“没有想到你们住得这么远还居然没有买车,见鬼冷死我了。”

“我提醒过你了,托尼。”bruce的身体也在轻微的颤抖,很明显他也没有从低温中缓过来。

“实际上以前我们家有一辆拖拉机的,但是你知道近几年经济不太好....”clark对托尼的话感到有一些窘迫。

“这就是你现在住的地方?”托尼迷惑的看着bruce“你不是特意带我来这里整我的吧?”他现在才开始审视着bruce住的地方。用托尼的标准来看这里真的相当的简陋。尽管他看得出这里的主人非常用心的打理了这一栋房子。但是房子里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略显破旧了。虽然这里比他这几天在小镇看过的许多房子要好很多,但是他无法想像这里居然是bruce所居住的地方。

“当然了,来让我向你介绍一下我现在的家人。”bruce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边脱外套,一边把托尼往餐厅里面引。

Martha刚刚做好今天的晚餐,真正准备把她精心制作的烤土豆搬上桌,房间里还飘荡着烤土豆的香味。而乔纳森则坐在餐桌前小心的擦着Martha最喜欢的陶瓷餐具。

他们都很惊讶bruce竟然会带客人回来。“bruce,你居然带了客人回来?”Martha惊讶的看着bruce和托尼。

“我...我....不好意思。夫人....我....”Martha的反应让托尼感到很窘迫,他不知道自己不受欢迎。

“请你不要误会先生,我只是认为bruce应该提前和我说一声,天啊,我还没有整理客厅,请你不要介意,先生。”Martha也马上认识到了自己之前的举止不太妥当。

“真的很抱歉Martha,我也是偶然碰见托尼的,我记得我之前和你们提起过他的,现在容我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是托尼.斯塔克,我的好朋友。”bruce的一边挂着自己和clark的外套一边说道“托尼,这两位是乔纳森和玛莎,他们是这些年一直在照顾我的人。”

托尼很礼貌的向kent夫妇点头示意,然后在bruce的安排下坐到了和bruce面对面的位置上。玛莎又多烤了一些栗子,然后也坐了下来和大家一起享用晚餐。

在进餐时,玛莎一直在和bruce聊天。大多都在聊一些bruce和托尼一起干的童年趣事。但是托尼却一改往日的作风,在餐桌旁一直都很沉默。这让bruce觉得非常的不自然。

“托尼,你还记得上一次我们偷了小甜饼以后阿尔弗雷德说了什么吗?”bruce为了让托尼加入他们的谈话故意问到。

但是托尼只是久久的看着他。

“托尼?”

“抱歉bruce我刚刚失神了。刚刚我们说道……说道阿尔弗雷德是吗?他现在是我的管家,你离开了以后他就辞职了。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求着我爸爸把他请过来。”托尼揉着他的眼睛,随后又用右手把眼睛遮了起来。但是bruce还是发现托尼的眼睛红了。

“你叔叔说,你不习惯和他住一起所以就搬回你母亲的亲戚家了。他说你可能到了法国。”托尼放下了他的右手,直直的看着bruce“妈的,我还以为你到法国逍遥了呢。那个老东西果然是把你逼走好独占托马斯叔叔的家产的。你为什么不回柏林去?bruce。你知道你可以找我的。”

“现在说这些没用什么意思了,我现在过的很好,托尼。我们为什么不聊聊你呢?你为什么会来这里?”bruce显然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

“bruce,为什么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找我?甚至没有找过阿尔弗雷德?”托尼也显然没有善罢甘休的意思。

“我现在过得很好,托尼。我也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回到柏林吧,我现在在陆军军官学校读书,我可以找我爸爸帮你介绍。我们还是可以同校的,bruce。”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bruce坚定的看着托尼。“别说了!”

“知道吗?现在国会发布了新的公告。所有的企业必须收归国有,我们家的企业也被政府接管了,当然你家的也是。政府没有给我们一分钱的补偿,他们给的只有义务!”托尼也以同样的眼神看着bruce“给我们唯一的福利就是享受高等教育。你是托马斯叔叔的儿子,你用你的名字就有机会读大学。而且你叔叔也已经行将就木了,回去读几年书你就可以熬出来了,何必在这种地方浪费生命呢?我可以去求我爸爸给你写推荐信,他现在虽然没有了产业但是也在帮政府买卖军火。他的推荐信也还是很有力量的。”

“让我想一想吧”bruce的声音明显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你以后打算做什么,bruce?”

“让我想一想。”bruce不耐烦的说道。

接下来大家各怀心事的沉默的吃完了晚餐,clark把托尼安排到了空置的客房里,bruce沉默着帮助Martha收拾着餐桌。客厅的收音机里一个激动的声音说道“向希特勒致敬!德国人应该过有意义的人生!”

【超蝙超无差】浮尘(二战背景)



Charpter 1


位于德意志某边陲小镇一角的kent农场是bruce现在的家,自他的父母去世,叔父又独吞了父母的遗产以后,他一直寄住在接受过他父亲的帮助的kent夫妇的农场里。

从前wayne家的王子突然来到了这个偏僻的小镇。开始时他非常不习惯,虽然他还在孤儿院过了几个月的苦日子,也已经走过了最充满伤痛和绝望的几个月。但是在孤儿院,他的耳边不会回响这么多同情的话语。

“那个可怜的孩子。”

bruce讨厌别人这么称呼他,更加讨厌被人同情。

bruce刚来到kent农场的时候总是看着飞过的鸟群发呆,或者看着小镇上扑入父母怀中的孩子失神。

乔纳森为了让bruce开朗起来,就开始教他弹钢琴。“药物可以治疗身体,但是音乐可以拯救灵魂。”他总是这样和bruce说。乔纳森先生有足够的耐心,bruce又相当的有音乐天赋。他的琴技一天天的进步,他的心灵也得到了安抚。

他的养父Jonathan kent是小镇上唯一所小学的音乐老师。虽然他的歌声并不算动听,但是他的确是小镇上少数几个会弹钢琴的人之一。因为乔纳森和善和易于打交道的性格,他非常的受孩子们欢迎,也连带着让clark和bruce不缺玩伴。但是近年来经济越来越不景气,学校也频临着破产,音乐老师也慢慢变成了Jonathan的兼职,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兼农民。

Kent夫妇的儿子是bruce现在名义上的兄弟,其实在Wayne家变节之前,他们就曾经在柏林见过一面。当时他们家的农场被泛滥的洪水淹没,再加上战争以后整个德国的经济都不景气。乔纳森只好带着他去柏林在亲戚帮助。结果他的亲戚带着他们来到了wayne家的银行。

在初到kent农场的时候bruce总是变着法子找clark的茬,然后狠狠的把他摔出去。但是clark从不还手,也不会告诉kent夫妇他的经历。可能是男孩的友情都是打出来的缘故吧,在揍了clark数次以后bruce也渐渐的把他当成了朋友。

Martha kent数年来都是全职打理自己家的农场兼照顾孩子们。近些年牛奶和其他农产品滞销严重,商品的价格也高的离谱。前段时间鸡蛋已经涨到了两百万马克一枚了。农场的经济虽然也太景气,但是kent一家依靠自己的农场,衣食没有什么忧虑,他们还是可以吃到黄油和肉,但是其他的花销只得挤的紧巴巴的。但是比起那些得依靠芥菜糊充饥的人来说,他们的生活已经是奢侈的了。

好在去年clark和bruce都已经满了16岁,他们都还可以为家庭出更多的力了,作为监护人kent夫妇觉得担子轻了不少。

Clark经常帮助kent夫妇打理农场,或者帮助镇上的养殖户把羊群赶到山丘上,为家里增添一些经济收入。而bruce则依靠自己的音乐天赋在小镇上的咖啡厅找到了一份兼职。

Clark很享受在山丘上放羊这个差事。在那里可以看到小镇的全景,看到那些从平房里升起的炊烟,看的移动的云影。最重要的事是bruce总是陪伴着他,每一次他得到这个差事他就拉上bruce,两个人一起把羊群赶到山丘上,然后并肩坐着享受闲暇时光。

他最喜欢在安顿好羊群以后,坐在山丘上写写随记或者是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诗句,然后他会读给bruce听。
Clark认为bruce是一个很棒的倾听者,每一次clark念给bruce听的随记bruce都会耐心的听完,然后适时提出一些见解。有几次bruce还为clark的诗歌谱上了曲子。

clark认为bruce是他最为亲近的人,在不光是因为他和bruce一起生活,一起成长。他愿意和bruce分享任何事情,甚至是他不愿意和父母分享的小秘密。他喜欢和bruce分享这些,bruce总是可以给他独到的见解,并且非常理性的给clark提出一些意见。当然有的时候他也会毫不留情的嘲笑clark几句,或者责备clark的行为的不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每在bruce严肃的责怪他时,他总是忍不住的微笑。Bruce在这个时候总是一走了之,但是隔天他们还是会一起放羊,一起聊天。

但是bruce只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倾听者而已。Bruce从不分享自己的心事,也没有什么秘密分享给clark。Clark曾经打趣的责怪过bruce不爱分享的个性。但是bruce也只是笑一笑,然后轻松的和clark说他没有心事也没有秘密。

小镇上的生活似乎永远不会有什么变化,永远都是那么的舒适和安逸。纵使这整个德国的经济都奔溃的情况下,这里的生活也要比德国的其他地方的生活要好很多。Clark不介意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下去,直到他和bruce各自结婚、然后有孩子。当然或许他们的孩子也会像他们一样交好。那时他可以带着他们的孩子和bruce一起去小镇附近的山丘上放羊,把他们小时候的趣事分享给孩子们。

但是这样的生活注定了不会一直持续下去,小镇的便利店前挂起小镇上的第一面了万字旗,收音机传来言辞越来越激烈的新任元首的演讲。越来越多的本地人选择离开小镇,本来就不热闹的小镇空落许多。但是不久以后陌生的工人和党卫队成员涌进了小镇填补了本地人的空缺。

--------------------------------------------
第一次发文,求轻喷。好久没有用中文写文章了的说。人物可能有些occ